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六章 不信

作者:云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杨老太这样一喊,身边的人纷纷向路上张望。

    乔氏微微撇了撇嘴,杨老太多大年纪了?她都看不清楚,杨老太就能认出是赵家兄弟?等到一会儿走近了,还不得臊死这老家伙。

    吴铁匠看到媳妇儿等着看戏的模样,不由地咳嗽一声。

    “你咳嗽什么?”乔氏白了一眼吴铁匠,一直念叨赵家人好,到了关键时刻也不见赵家人顾着他。

    跟前跟后的围着人家,落得什么好处了?

    乔氏想想自家丢的包袱,就一阵阵心疼,包袱里有衣物、吃食还有些银钱,都滚到山崖底下了。

    乔氏一阵心疼,冷声地向吴铁匠道:“有那功夫,还不如去山崖底下捡包袱。”

    山崖下是啥情况谁也不知道,包袱掉下去的也不止吴铁匠一个,大家也想要试探着去捡,结果下到半山腰就都回来了。

    直上直下的陡坡,下面还有一条河,掉下去就上不来了,下山绕过去捡的话,路也不好走,不要说包袱不一定就能找到,这一来一去恐怕一天也回不来。搬迁队伍是不会等他们的,等大伙儿都走了,他们就只能独自前行。

    经过了山匪的事,大家发现还是聚在一起更好,这次若不是齐心协力,哪里能活这么多人?

    大家这样一想,开始向杨老太讨主意,昨晚将他们带出来的,可不就是赵家兄弟,赵家兄弟去城里了,这儿还有他们的老娘在。

    杨老太让大家生火烧水,将水囊都灌好,大家全都照做,让大家不要跑远在这里等,大家也都听她的。

    正因为所有人都太给杨老太脸面了,乔氏恨不得杨老太立即就栽个跟头。

    “娘,真的是他们,”那行人越来越近,罗真娘也看清楚了,“头一个车前面,那不就是学礼吗?”

    杨老太扬起眉毛,脸上尽显得意的神情:“从我肚皮里出来的,我还能认错?”

    罗真娘道:“是,娘最厉害。”

    确定是赵学礼他们之后,杨老太又觉得奇怪:“驴车上都拉了不少东西,他们买啥了这是?”

    说着杨老太看向罗真娘:“你将娘家带来的银钱给他了?”

    罗真娘是真的给了,这次赵学礼去城中,她将娘家带来的两支银簪子塞了过去。开始赵学礼不肯要,她劝了几句:“家里人都好好的就行,将来安稳了你再买给我。”

    赵学礼心怀愧疚,那是丈人和岳母给的嫁妆,现在老两口不在了,也就只有这些念想,卖在半路上,就再也寻不回来了。

    罗真娘道:“物什能比人重要?若是我们都不在了,还要这些做什么?”

    赵学礼这才将东西收下。

    杨老太看着罗真娘的神情,心里有数了,她那完蛋的儿子是将媳妇的银钱都花光了。

    “买这么多做什么?”杨老太嫌弃地道,“早知道我就该跟着一同去,哪有这样祸祸的?你也是耳根子软,妇人这样没啥好结果,看看我就知晓了,自己得给自己留点,哪天万一他良心坏了呢?”

    罗真娘哭笑不得,哪有这样说自己儿子的。

    杨老太又补了一句:“千万不要教坏我孙女,让她将来也跟你一样,夫婿一说话就听之任之。”

    “娘,”罗真娘道,“媳妇知道了。”这还是亲妈不是?

    婆媳俩人说着话,罗真娘愈发觉得不对劲儿:“后面的驴车上也是满的,哪有那么多银钱,难不成是宋家买的物什?”

    “八成是呗,”杨老太道,“之前宋太爷藏着掖着,现在……却买这么多,我看他是有钱烧的。”

    杨老太确定那些物什不是他们家买的,她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几分信心的,别说没有银钱买,就算有银钱,也不会这般。

    七架驴车到了跟前儿,众人立即围了上去,一起凑钱买驴车的人都笑弯了眼睛,想知道哪头牲口是他们的。

    “真厉害,这才出去多久,就把事都办好了?”

    “是啊,我看这牲口个个儿都精神的很。”

    “咱们凑的银钱够用?”

    赵学礼也不知道该先回答哪个。

    赵洛泱姐弟三个跳下车,都走向杨老太。

    “奶,”赵洛泱道,“以后咱家就有车坐了,可以轮流在车上歇着。”

    杨老太刚要夸赞赵洛泱,赵洛泱想起了三婶,立即转身将韩郎中带过来:“奶,这位是韩先生,先生听说三婶动了胎气,特意跟着我们前来给三婶看症。”

    杨老太还没问车上都是啥东西呢,孙女儿又变出一个人来,而且是位郎中。

    不得了,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哪个郎中会愿意走这么远来给看脉?

    杨老太立即向韩玮行礼:“这可如何是好,我们多大的福气才能请动先生。”

    韩玮道:“您别这样说,我与令郎和您家孙女虽然今日才见到,却相谈甚欢,若是能帮上忙,我自是欢喜。”

    韩玮说完边问:“病患在哪里?”

    罗真娘上前去搀扶陶氏,陶氏歇了半日,倒是觉得好了许多,现在听说有郎中来给她看症,脸上都是错愕和惊喜。

    陶氏鼻子发酸,虽说她一直埋怨肚子里的孩子来得不是时候,就算是半路上掉了,那也是他的命,可谁不愿意自己的亲生骨肉好好地来到这世上?

    韩玮坐下给陶氏诊脉。

    赵家女眷就围在旁边候着。

    杨老太也帮不上忙,就走出来找到赵学礼:“这驴车上的物什都是你买的?”

    赵学礼点点头。

    杨老太刚要接着问,就听儿子道:“剩下还有四架驴车上的物什,也都是咱们买的。不过有些粮食咱们一家人吃不了,会分给丁大哥和牛大哥他们,若是谁口粮不够了,也能来买,我们多少银钱买的,就多少银钱匀出去。”

    其实赵学礼后面的话,杨老太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因为她的全部精神都放在了前面。

    “你再说一遍,”杨老太道,“你说多少东西都是我们家的?”

    赵学礼道:“加上咱们的,五架驴车,不过装的不算满,毕竟咱们只能用一架车,一会儿大家分分,一架车应该差不多能放下。”

    “你等一下,”杨老太忽然伸手指向赵学礼的鼻子,“你出去花了多少银钱?”

    赵学礼抿了抿嘴,正思量着如何说,赵洛泱就挤了过来,将手里的包袱递给杨老太:“奶,这是您放在我这里的银钱,以后您还是自己拿着。”

    这些银钱不算她的财富值,放在她这里着实占地方。

    赵洛泱接着道:“买的东西没动用您一文钱,您就放心吧!”

    沉甸甸的包袱拿在手中,杨老太的心又回到了胸口,没动她的银钱?

    杨老太看向赵学礼:“将你媳妇的嫁妆卖了?”

    如果儿子敢说是,看她不打死他。

    “没有,”赵学礼道,“簪子都好好的拿回来了。”

    那是咋回事?咋有这么多?

    杨老太想要问,偏偏没有人与她说,她急得心里就像有个小手在挠啊挠,她转头盯上了孙儿赵元吉。

    杨老太一把将赵元吉拉到一旁:“快说,这东西哪里来的?”

    “我阿姐赚的,”赵元吉向周围瞅瞅压低声音,“这次出去,阿姐赚了几十贯。”

    杨老太心一揪,她不信,骗鬼呢?看她像吗?

    杨老太道:“车上东西都是咱的?”

    赵元吉点头:“这,这,那还有那个都是,有几石米粮、草料、牛皮、药材、盐、鸡蛋还有一匹布、麻鞋,连水囊都买了好多。”

    杨老太越听越迷糊,越听越不敢相信,恨不得立即爬上车去看看。

    对,得自己去看。

    等她听郎中说完三媳妇的病如何,她就自己去看,在此之前,谁说的话她都不信。

    ------题外话------

    晚上继续~

    7017k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