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二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作者:唐倾榕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嗯......沈与白忽然间感觉到了身心满足。

    不愧是严沐温亲手做的。

    果然,习惯了严沐温定期的投喂之后,沈与白的嘴是越来越挑剔了。

    凡是严沐温之外的,都别列入到了不满意的程度。

    从而见得,严沐温对沈与白来说,真的已经是缺一不可了。

    ......

    满足之后,沈与白就把洗干净空了饭盒图片发给了严沐温。

    严沐温看了一眼消息,深深一笑。

    严沐温不算是一个喜欢自找麻烦的人,但他并不觉得给沈与白下厨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对于他来说,只要是能够看见自己的人的笑容。

    而且,她还那么喜欢自己做的饭菜,严沐温就非常高兴的了。

    这样,他就很满足了。

    紧接着下来的消息,沈与白询问了一下严沐温这个饭盒的事情。

    严沐温就说,先把饭盒放在沈与白那边。等到时候严沐温能回去了,再过去拿好了。

    沈与白应了他一声,就来问了问一下严沐温的今天工作的情况。

    严沐温正打算跟沈与白娓娓道来的时候,却被高远催促着过去了。

    严沐温也实在是没办法,就只能够先随意回了沈与白自己工作的忙碌。

    沈与白深知自己打扰了严沐温,就有些不太好意思,甚至是有些失落。

    之后,沈与白留没有再回严沐温消息了。

    陈景渊这边的工作做完了后,沈与白就打算打道回府了。

    沈与白收拾好东西下楼的时候,正好遇到了路过长廊的服务员。

    那名服务员看见沈与白提着行李箱背着包要下楼退房的架势,顿了半晌,就第一时间凑过来,热情的给沈与白提东西。

    沈与白有些不太好意思。

    然而,对方完全没有让沈与白拒绝的意思,直接就上手了。

    沈与白:“……”有些意外。

    这是什么操作?

    “你们酒店的服务还真是热情啊!”沈与白道:“那就麻烦你了。”

    “呵呵……不用不用,为顾客服务是我们的分内之事。”

    毕竟是少夫人呢!

    可不得好好的照顾吗?

    要是委屈了少夫人的话,那严少爷还不得弄死他们吗?

    那名服务员一边给沈与白拖着行李箱,一边悄悄抬头,朝着长廊一角的摄像头瞪了一眼。

    在沈与白看不见的另一面,他的眼神好像在故意提示着对面人什么似的。

    摄像头对面专门盯着的工作人员也不是傻瓜,他们自然看得出来对面的人的眼色的。

    未来的少夫人要退房了,这不得提前给约好车吗?

    “快叫车。”

    “哦哦哦。”

    “傻的吗你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麻烦外人呢?当然是让我们的人来干才放心的。”

    “是是是。”

    “那还不快去!要是怠慢了少夫人的话,看少爷不弄死你!”

    “是是是。”

    “这就去这就去。”

    人给风风火火的就去准备下去了。

    另一边,沈与白已经下来一楼的前台这边办理退房了。

    前台的工作人员利索的给沈与白办理了手续,并取回了房卡。

    “谢谢。”沈与白微微一笑。

    工作人员见沈与白办理好退房手续之后,就转身离开,便着急的把人给唤了回来。

    沈与白一脸疑惑地转回去看着人。

    “是这样的,我们给小姐叫了车。”

    “啊?”沈与白一脸茫然。

    对方见沈与白想要问些什么,于是便抢先一步开口的道:“这也是我们酒店为客人服务的分内之事。”

    沈与白显然是不太相信的,于是,她眼珠子灵巧的转了一圈,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你们收了他的钱办事吧?”

    “啊?”

    人还没有回过神来沈与白说的意思,他隔壁的另外一名工作人员便连连点头,附和着说道:“是的。那位严先生的确是付了钱的,他让我们一定要好好地招待您,绝对是不可以怠慢了您的。”

    “是吗?”

    沈与白说的‘他’自然就是严沐温。

    而对方口中的‘严先生’,自然也是严沐温无疑。

    这前前后后,倒是接上了。

    沈与白也是一点都没有怀疑。

    毕竟,在她的心目中,严沐温的确是那一种很喜欢操心的性子。

    但沈与白却不知道,严沐温只是对沈与白操心而已。换做是其他人的话,严沐温看都不看一眼的好吗?

    这一来二去的,严沐温在严家就真的是威名远扬了。

    严沐温跟严邺礼两兄弟虽然对严家人很好,但这两兄弟的性子也实在是叫人捉摸不透,有的时候,还是不勉会吃瘪的。

    不过,多碰壁几次的话,就能够了解到严沐温和严邺礼二人的性子以及习惯的了。

    在严家工作了久之后,都已经是习以为常的了。

    这不,面对严沐温的威胁,他们整一所酒店的人,只能够从了他了。

    虽然的的确确是威胁,但严沐温也还是公私分明的,总之,不是那一种随随便便就炒鱿鱼,或者是仗着自己身份地位来恐吓和威胁的。

    虽然这一次的威胁的确是明显了一些。

    但严沐温在他们的心目中还是很好的。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愿意跟着严沐温和严邺礼,也愿意留在严家的缘故了。

    对方就那么说了,沈与白就那么给相信了。

    还把沈与白送到了门口,等着人开车过来,把沈与白的行李箱安放好在后备箱内,给沈与白开车门,看着人上车。看着开车走,影子足渐消失在视线所及之中,他们这才回过神来的。

    真的,就差没有成群结队的送沈与白出去了。

    沈与白被他们服务周到的送上车后,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半晌后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后知后觉。

    司机问了问沈与白的住处。

    沈与白报了自己家附近的一间便利店的地址。

    沈与白前脚在这边退了房之后,严沐温那边就收到了消息。

    既是他严家的人,自然就是向着严沐温的。

    沈与白的一举一动,包括送她离开等等一系列服务周到的活儿,他们都一一报告给严沐温了。

    在车上的沈与白没走一会儿就收到了严沐温的消息。

    沈与白也不觉得奇怪。

    毕竟,她的住处本来就是严沐温找的,如果办理退房的话,严沐温也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

    严沐温也就叮嘱了让沈与白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之类的话而已。

    沈与白简单的回了一声,她盯着手机半晌,本想同严沐温再说些什么的,奈何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而且,他应该也只是抽空同自己闲聊的吧?如果打扰了他就不好了。

    犹豫再三,沈与白还是放弃了。

    大概三四十分钟左右,对方就把沈与白给送回到家的附近了。

    对方装作开车走,可实际上并没有离开附近的这片区域,他似乎是想要盯着沈与白安全进去后,才是放心。

    见沈与白的确是走进了屋内,对方这才给严沐温发了消息,放心离开了。

    虽然因为工作去了隔壁区走了一趟,可实际上,沈与白一点玩心都没有,也只是为了工作而已。

    工作是一方面,再说了,沈与白回来之后还要继续赶稿子呢!

    哦,还有H大那边的课程,她请了一次课的假之后,下一周就要回去了。

    沈与白回到家之后,方方面面的生活轨迹就又再一次回到了正轨上。

    好像,又回到了之前大半个月没见面的时候那样单独处的时候。

    前一阵子还见过严沐温的那两天,让沈与白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是在梦里面同严沐温见面的。

    就感觉,半晌的相处就好像是不存在的一样。

    沈与白来来回回是觉得,有些不太现实。

    沈与白从厨房那边端了一盘洗干净的水果过来。

    经过的时候,她看见被自己放在一旁柜子上的,模样精致的保温饭盒。

    沈与白眼神一动,那一双沁着淡淡的光的眼神变得暗淡了几分。

    如果不是因为它还在的话,沈与白真的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就在梦里面见过严沐温了?

    沈与白喟叹。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把它还给严沐温呢?

    沈与白又叹了一口气,就端着水果过去自己的书房了。

    她把手里的水果放在一旁,就坐在了电脑桌上。

    沈与白眼神一瞟,她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她抬起手来,把放在一旁的日历抓在了手中。

    她把这个月的三十一号给圈了起来。

    沈与白有些魔怔似的,数了一下还剩下几天才到三十一号。

    数到了头之后,沈与白又叹了一口气。

    这也太慢了。

    还有好久啊!

    沈与白把日历重新放好,然后就趴在了桌上,脑袋埋在自己的手臂里。

    沈与白在心里怒号。

    真的是太烦了。

    真想......快些见到他啊!

    沈与白忽然间理解了,什么叫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真的是......如隔三秋啊!

    何止又是如隔三秋呢?简直就是......让沈与白有那一种天生一天地上一年的感觉。

    度日如年啊!

    悲催。

    ......

    空了时间很快就被工作给补上了。

    沈与白今早在H大还有课呢!

    沈与白猛地从床上窜起来的时候,还是懵的。然后,看了一眼时间,果断是一蹦三丈高似的飞了起来。紧接着,来去如风一般的收拾好自己。

    沈与白忙里忙外的把自己给收拾好,她的家还是一如既往的混乱,但沈与白已经是习惯了的。

    沈与白,忙慌的出门,手里直接拽了一片面包就走了。

    她小跑着冲去地铁站。

    前前后后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到H大附近了。

    沈与白看了一眼时间,确认了时间还是早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开始啃面包的。

    进入到校内后,沈与白遇到了不少认识的学生。

    他们都是艺术系的学生,也都是沈与白的学生,沈与白自然是认识的。

    再说了,沈与白在H大也算是威名远扬了的,谁不认识这位大美人儿老师呢?

    沈与白也一一跟他们打招呼。

    沈与白到了之后,直接就过去教室准备上课了。

    虽然空了一周的课,但沈与白的课上还是满满当当的。

    又好像是变回了以前的生活。

    沈与白下意识的扫了一眼教室。

    总觉得好像缺了什么似的,她叹气失落的模样,同学们都看出来了。

    总觉得,好像跟平时的沈老师有些不一样。

    虽然之前好像也有时不时叹气或者是失落,他们就以为是沈与白的工作或者是画画没什么灵感所致。

    但这一次,总觉得好像是不一样的。

    这不,学生们面面相觑,一时间也开始思考沈与白的神色变化了。

    难不成是不想给他们上课?

    不是吧?他们自以为在课堂上还是非常的听话和积极的,平时的作业也完成得很好啊!

    而且,他们跟沈与白私底下也相处得很好啊!

    既如此,那又是为什么呢?

    这是令学生们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怎么请假一次课回来之后就那么颓然了呢?

    不应该啊!

    而且,就连上课的时候,沈与白都有些不太精神的感觉。

    这......跟平时的沈老师明显是截然不同的。

    实在是太明显了。

    于是,各种各样的猜忌在学生们的脑海里一窝蜂的来了。

    他们那么喜欢沈老师,而且还答应了帮严沐温追沈与白的。既如此,他们又怎么能够前功尽弃呢!

    无论是面对什么,他们在严沐温回来之后,可都要把沈老师给照顾好才行啊!

    要是沈老师生病了或者是不高兴了的话,要是被严沐温知道了的话,那他们就真的是难辞其咎了。

    不行,沈老师的精气神还是非常重要的。

    学生们在上课的时候,心里默默地笃定了一会儿下课之后,一定要对沈老师嘘寒问暖,最好,多多关心一些。

    万一沈老师真的有什么事情怎么办呢?

    “你说,是不是沈老师今天穿的不够暖和呢?”

    “......”你看我们想理你吗?

    “额......不是吗?”

    “......”真的不想说话,谢谢。

    虽然最近天气的确是在慢慢地转凉了,但沈与白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穿不够的样子好吗?

    再说了,这不明摆着是心情不好吗?跟穿不够有什么关系呢?

    开什么国际玩笑?

    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