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九十九章 此乃天兵!

作者:何须言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叛军身后的孙脊峰看到烟花,没有迟疑,立刻指挥摆好阵形的火枪兵渐次射击,震耳欲聋的枪声伴随着铺天盖地的白烟听在岭南军的耳中如同惊雷般令人恐惧,纷纷露出莫名的神色,惊恐地议论这是什么东西。  可在叛军眼中就不单单是惊恐了,只听一阵巨响后自己前面的人如同被镰刀收割的稻子般一片片地倒下,饶是芈宜煞费苦心训练出来的死士也瞬间被吓得呆愣在原地,甚至忘了逃跑。  不知道谁大叫了一声:“天兵,此乃天兵!”  呼啦啦一大片人五体投地,颤抖着祈求神明原谅自己的罪孽。  这边冒牌货刚刚窜出两步,王劲身后的百人已经举起了火枪,冒牌货大喜道:“原来是一帮傻子,竟然想用棍子抵挡我的刀剑吗?兄弟们,杀!”  “射击!”  “砰!”  只一轮齐射,冒牌货就身中五六枪从马上坠下!  身后的死士同样被吓得不知所措,被踩踏而死者不知凡几!  五千对五千,整个战斗过程仅仅用了两刻钟死士便全军覆没,千余人更是直接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不敢丝毫反抗!反观甘泉军只伤了一人,还是装弹时不小心被旁边的人敲了脑袋。  王劲满意地点点头:“还是新型……那啥好用。”  想到火枪二字可能泄露火枪兵的秘密,王劲连忙改口。  身旁的武贲和赵佗已经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武贲喃喃道:“王将军,这……这是什么兵器,怎得如此恐怖!”  王劲呵呵一笑:“没什么,就是个棍子罢了。”  随即挥手示意,甘泉军立刻上前将赵佗围了起来。  赵佗缓过神来,大惊道:“王劲,你这是干什么?”  “赵将军,我要送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赵将军!”  “何意?”  王劲转身面向岭南军,大喝道:“我乃甘泉军右将军王劲,奉陛下诏令来此捉拿逆贼赵佗!”  赵佗咬牙切齿道:“王劲,你为何凭空污蔑我?!”  “赵佗!”王劲怒喝一声:“你还有脸狡辩?火烧南海仓、陷害右丞相、勾结贼人冒充帝使,妄图激起岭南军反叛,倘若不是本将军及时赶到,恐怕岭南军诸位将士就要受了你的蛊惑铸下弥天大错!桩桩件件证据确凿,哪一件都够杀你十遍百遍!你还有什么话说!”  一番话不但让赵佗哑口无言,更是拆穿了赵佗的阴谋,岭南军顿时议论纷纷。  “我就说嘛,陛下怎么可能这样对待咱们!”  “就是就是,原来是赵佗这逆贼演的戏,差点就上当了!”  “刚刚是谁说要谋反来着?是不是你?你跟赵佗一伙的吧?”  “就是他,刚才就属他喊的声音大,绝对是逆贼,把他抓起来!”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都不用王劲动手,带头吵闹着要造反的几十人就被将士们押到了阵前。  几十人见识了甘泉军的神仙手段,不住地求饶:“将军饶命啊,这一切都是赵佗指使的,他让我们看准时机挑动兄弟们谋反,在岭南自立为王,承诺事后给我们升官封地,我们只是喊了两句,求将军饶命啊!”  王劲冷笑一声,看向赵佗:“赵佗,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要是还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  赵佗面如死灰,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直接从马上栽落在地!  ————  两天后,番禺城。  齐凉紧紧地握着王劲的双臂,激动道:“王将军啊,多亏你来得及时啊,我差点就见不到陛下了!”  王劲苦笑一声,您堂堂一个右护军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副模样合适吗……  “护军言重了,这都要谢陛下有先见之明!”  众人一番感慨,进屋落座后,王劲说起了正事:“右护军,在得到陛下诏令之前,该怎么处置岭南军?”  齐凉皱起眉头,叹息道:“你还真的难住我了,赵佗等一干逆贼虽然已经抓起来了,可岭南军刚刚经历这么大的事,若是直接收缴兵器恐怕会惹来将士们的不满,可若是放任不管,万一其中还有隐匿之贼……”  武贲沉思了一会,建议道:“右护军,下官以为有王将军的甘泉军在这里不必担心,甘泉军的威势下官算是领教了,待陛下有了诏令再做处置不迟!”  齐凉点点头,赞同道:“你是一营监军,最了解岭南军,既然你以为可行那便如此办,我和廷尉丞明日一早便带着一干逆贼返回咸阳,尽快请陛下示下!”  武贲:怪不得人家能当右护军呢,说话间这锅就甩出去了……  “右护军英明!”  ————  六月中,章台宫前殿,朝会。  望着面前的二三十人,我沉声道:“赵佗,何故谋反?”  赵佗面色狠厉,双目圆睁恨不得用眼神杀掉我,怒声道:“何故谋反?自皇帝委我重任平定百越,至今十六年矣!我为大秦征战一生,皆因感念皇帝恩德,皇帝也从未怀疑过我会拥兵自重!可陛下呢?自陛下即位以来对我屡生猜忌,此番谋反倒省得陛下找借口除掉我了!”  我扫视了一圈殿内,疑惑道:“诸公,历次朝会你们都在,朕何时猜忌过赵佗?”  众人恭敬齐声道:“未曾!”  我又将目光锁定在赵佗身上:“若说监军,各军皆有,并非针对岭南军。岭南水师乃大秦国策,从岭南军分兵正是因为岭南军善水性者多,将来攻占秦南半岛和昆仑南半岛后朕还欲使你统领其地,朕猜忌你?何出此言?”  赵佗愣然,好像确实找不出我猜忌他的迹象,憋了半天气势渐渐弱了下来,嘴硬道:“哼!陛下为天下之主,自然怎么说都行!”  我无语了,这货怎么跟个小孩一样?  不再理他,我转头看向了我最感兴趣的芈宜。  “芈宜,朕对你可是好奇地紧,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芈宜神色冷淡,丝毫没有将死的恐惧,冷声道:“难得陛下挂念,妾多谢了!”  我微微一笑:“芈木,听说过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