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章

作者:言之乐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28层只分了3个房间,一间会议室,一间陈澄的总助室,还有路政泽的总裁办公室。

    姜笙站在挂着“总裁室”门牌前,深吸一口气,挤出一个漂亮的笑来。

    “路总,您的午餐好了。”

    姜笙轻轻敲门,她感觉自己还蛮像星级酒店的服务员。

    “送进来。”简短的字句从玻璃门里渗出,冷冰冰的让她打了个寒颤。

    推开门,就见正在办公桌上签署文件的路政泽,他身板挺得很值,戴着一副金色半框眼镜。

    他的办公司很大,却很简约,一张在用的办公桌,一排沙发,一棵生机勃勃的发财树。

    不像是有用来吃饭的位置,姜笙紧紧抓住餐车扶手,有点窘迫。

    路政泽从文件上的视线抽出瞧了她一眼,放下手中的钢笔,起身走向身后的背板,然后推开了其中一块儿。

    “放到休息室。”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将餐车跟姜笙一起推进去,然后又返回去继续看他的文件。

    姜笙走进休息室,发现客厅,餐厅,更衣室,浴室,卫生间,卧室,厨房,样样齐全。

    这里不应该叫休息室,应该是办公室里藏了个家。

    姜笙把餐车推进餐厅,然后将上面的菜一件件摆放好,才发现没准备米饭。

    正想下楼再去食堂买饭,便刚好撞到进来的路政泽怀里。

    “留下来一起吃。”男人弯下腰,低沉的声音灌入耳朵。

    姜笙赶忙后退一步,从他怀里退出来,口中嗫嚅“没拿米饭。”

    路政泽扫过餐桌,自然的拉着她的手走去厨房。

    然后姜笙看着他从橱柜里取出大米,洗净,放入电饭锅蒸煮。

    穿着一整套定制西装的男人,淘米煮饭,难以想象的画面。

    “是在北欧的时候学会的吗?”姜笙打破这场寂静。

    路政泽点头,从灶台旁取了一张纸巾擦手,他的手很漂亮,修长有力,骨节分明,指甲圆润干净。

    白色的纸巾在他手上翻动,像流转的白绸,最终被揉成一团丢在黑漆漆的垃圾桶里。

    接着他大步流星的走向姜笙,把她逼退到门框旁,退无可退。

    姜笙预感到不妙,男人的大手已经从裙底肆无忌惮的钻了进去。

    温热的指腹隔着那条薄绒丝袜抚摸,最后都落在那串凸起的珍珠上,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姜笙扑腾起来想要阻止的双手,死死摁住,然后疯狂又炙热的向她索吻。

    他的手指一点点轻轻捻过那串珍珠,磨得姜笙不由得夹住双腿,发出细细的闷哼。

    “吃过饭,我让陈澄送你回去取东西,你下午搬过去,我回家时你要在。”男人咬着她的耳朵喃喃。

    接着他不再转动那串珍珠,而是一路抚摸到姜笙大腿处,用力的撕扯开整条丝袜,吓得姜笙连忙哆哆嗦嗦的提醒他这是在公司。

    但男人充耳不闻,抱起她大步往卧室走去,熟练的丢在床上。

    姜笙正以为男人是大白天发情,路政泽却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盒药膏来,是今早给她用的那款。

    “腿张开。”男人用嘴撕开一包棉签,拍了拍她夹紧的双腿。

    姜笙看着趴在自己腿间上药的路政泽,心绪复杂,他有的时候像那个十七岁的温柔少年,有的时候又像一个情绪失控的陌生人。

    撕破的丝袜被路政泽丢进垃圾桶,他扯开领带,喉结滚动着。

    姜笙缩在床头,擦她被吻花的口红,男人刚刚吻得用力,她感觉嘴巴都微肿了起来。

    厨房米饭的香味扑进鼻腔,路政泽半蹲在床旁给姜笙重新穿上被甩掉的高跟鞋,他抓着她纤细的脚踝,修长的手指仿若项圈般枷住她。

    菜只剩温热,路政泽下午还有会议,几乎是囫囵吞枣的吞下肚去。

    姜笙抱着米饭,慢慢的咀嚼,她没什么食欲,只觉得压抑。

    “每天中午过来跟我一起吃,吃什么你定。”路政泽盛了一碗莲藕排骨汤递给她,低头审视她一眼,起身快步走了出去。

    姜笙把整碗汤一口气喝下肚,好似带起记忆里的味道,她理解了十七岁的自己为什么说能喝一辈子不腻。

    剩的菜很多,姜笙觉得有些可惜,想想目前家里的处境,她从厨房翻出一个盒子打包装好。然后推着那堆碗碟出去,此时路政泽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刚出总裁室门,她就碰见恭恭敬敬站在电梯口的陈澄,对方貌似是等候她多时的样子。

    “姜小姐,路总安排我送您回家取东西,您去工位上取东西吧。”陈澄看见她便一个箭步走上来,接过她手中的餐车。“我在公司门口等您。”

    姜笙从餐车上取出自己打包好的盒子,冲陈澄尴尬的笑笑,赶忙去摁电梯。

    走出公司大楼,姜笙就感到自己光着的腿冰刺一样冷,还好陈澄已经将车停在门口等候,她赶紧小跑上车。

    之前的姜家别墅已经因为债务出售,现在他们一家住在姜笙回国后,姜迪送的的小区房里。

    姜笙打开家门时,姜迪正趴在客厅沙发上灌酒,他迷迷糊糊的看见是姜笙回来了,赶紧跑过来抱住她。

    “姐,你去哪儿了?你还好吗?”

    姜迪满身酒气还带着哭腔,门口的陈澄一下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门。

    姜笙拍了拍姜迪的背,低声安慰:“我没事,你都24岁了,别挂着我哭了,还有客人。”

    一听有客人,姜迪马上酒醒了般,弹了起来,努力瞪大因酒精垂拉的双眼打量站在姜笙深厚的男人。

    姜笙踮脚摸摸他的脑袋,转身把陈澄关在门外。

    门关上那一瞬,陈澄是懵住的。

    “姜迪,我转你一百万,你跟爸爸把咱家的事解决好。我这是预支的薪水,需要离开家一段时间,明白吗?”

    这番话,使得姜迪的酒一下子全醒了。

    “姐,什么工作一百万?门口那个人是谁?”

    姜笙蹲下身把打包盒放在茶几上,努力让嘴角拉起一个弧度来,她把姜迪拉到沙发上坐下。

    “是咱们爷爷那辈的资源帮忙,你姐利用一下,离开一段时间也是为了工作安排。门口是安排的司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说你姐认识的朋友拿个一百万出来不就是洒洒水?你少操心啦!”

    姜笙不敢说是路政泽,只好美化整件事讲给姜迪听。

    “是是是,我姐最棒啦!”姜迪从来不会怀疑姜笙的话,他的姐姐优秀聪慧,永远值得所有美好的词汇。

    交代了一些简短的嘱咐,姜笙只带了些换洗衣物便跟陈澄离开了。

    到路政泽别墅时,天已经暗下来,陈澄正帮她取行李箱,一个艳丽的女人走进了前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