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二章 罪之权柄

作者:一木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虞良,下个副本千万不要禁掉我,我承认我是有些影响版本平衡了。”

    李花朝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你先把这些人收拾了再说。”虞良懒得理会他这些胡言乱语。

    “嘿嘿,得嘞。”李花朝又是一笑,手中餐刀却是毫不停歇,不断地戳刺划砍,而每次陷入危机之时,他只需要向着警察的方向大踏一步,然后选中警察为目标,直接位移过去将刀戳进警察的手臂。

    然后干净利落地鞠躬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斯密马赛,下次一定注意。”

    并且下次还敢。

    李花朝逐渐找到了自己战斗的节奏,而那几个壮汉也终于抗不下去,被他这么一小刀一小刀的慢慢磨死,出刀那么多次,总有一次命中要害的机会的。

    而这些壮汉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待餐刀抹喉,他们就和普通人一样脆弱,只能躺倒在地上静待死亡降临。

    人数的减少使得这些壮汉再无翻盘的机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个队友被李花朝手刃,而他们也极为硬气,没有一个逃跑,也没有一个投降。

    当然,这也许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投降的概念。

    作为镜中人,在被灌输简单的智能之后,他们就是最可靠的杀手,不会带有一丝情感。

    “终于解决了。”李花朝松了一口气,站在一地的尸体之间甩了甩手。

    这刀太钝,砍得他手都疼了。

    再看警察那边,陷入疯狂状态的警察依旧和那三个壮汉打得有来有回,他没有一个趁手的武器,仅凭蛮力很难破开壮汉们的防御,但他的再生能力很强,壮汉们的攻击打在他身上,片刻之后就会完全复原。

    李花朝看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好看的。

    完全没有战斗的美感,双方都是凭借着野性在那里互殴。

    他重新看向地上的尸体,蹲下身子在尸体的身上翻找着,试图找到什么好东西。

    然而这九个壮汉的身上除了衣服什么也没有,只有那个为首的“木头人”身上放着一面小镜子。

    镜子?

    用来联络镜灵的东西?

    李花朝的心中有所推测,所以他一边捏起字符一边看向镜中。

    只不过这面镜子依旧照不出任何人的镜像来,于是李花朝将它收进自己的物品栏,他的物品栏可是空得很。

    “趁现在,先把这些尸体烧了吧,附近就有汽车,从汽车的油箱里取一点汽油,你应该很熟练了。”虞良提醒道。

    尸体在灰气中会变异成怪物,他可不想这些壮汉变异成怪物又来追着他不放。

    常态的人类形态都这么难缠了,再变成怪物还了得?

    不对,应该没这么简单。

    变成怪物之后就不受镜灵控制了,否则镜灵完全可以让他们在迷雾中自杀以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至于警察那边,一时半会不会有什么事,还是毁尸灭迹更重要。

    “行了行了,知道了。”李花朝四下找了找,很快便找到一辆油箱满满当当的小汽车。

    他的运气不错,附近就有一个五金店,从五金店里找出需要的塑料长管和水桶后便成功取出一桶汽油。

    这番操作他已经轻车熟路了,所以很快就取完汽油。

    “啊啊啊啊啊啊!”

    李花朝正拎着小水桶呢,就听见迷雾里再次传出警察的怒吼之声,当即拎着小水桶一熘小跑向着声音的来源冲过去。

    这声音中的意味告诉他,肯定是有好戏看了,这警察可能产生了二次变化。

    火急火燎地赶,李花朝终于赶在警察出手之前来到刚刚的交战场地,他一边将汽油泼到地上那些尸体上,一边好奇又兴奋地看向战斗的双方。

    壮汉一方……

    还是没什么好看的,和原来差不多,只是那件白色背心大半变成红色而已,而警察的身上却是黑色的纹路遍体,隐隐闪动着黑色的光芒。

    说是黑色的光芒其实也不对,毕竟黑色和光两者本就是矛盾的,并不符合常理,但此时警察身上的黑色纹路旁又确实附带着一些黑色的气状物,看起来就像是光芒一般。

    警察的身体前倾,向前弯着腰低着头,这般模样就如同拳皇里那个暴走的八神庵一般,浑身涌现出一股狂暴的气势。

    “噗通——”

    一声心跳声传荡在这片迷雾之中,如同什么东西的引擎勐然炸响。

    警察的身上冒出滚滚黑烟,他抬起了手中的枪,黑烟不断从枪口涌入枪膛,彷佛在蓄能。

    “喝啊!”警察大吼一声,用灌满黑烟的手枪勐地砸向一个壮汉,这一下也砸出了李花朝的无语。

    “……”

    你就不能换一种攻击方式吗?

    枪托砸在壮汉的头上,顿时砸出一道口子,那黑烟顿时极灵性地从伤口钻入,如同黑蛇一般。

    几秒钟之后,壮汉的嘴里鼻子里眼睛里耳朵里冒出黑烟,这是明面意义上的七窍生烟,他长大着嘴,但向嘴里看去只能看见一无所有的空洞,而眼眶也是一样。

    生机在他的体内彻底断绝,他也只能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在拥有了足以破防致死的武器之后,警察的作战效率也高了不少,在黑烟的协助之下,最后两个壮汉也没有造成任何威胁。

    只是李花朝这么看过去,警察身上的黑烟变得稀薄不少。

    “嘶——”警察的喉咙里发出野兽般的声音,他看了看地上的尸体,然后趴下身,那生长出利齿的嘴不断接近着尸体。

    “死开!”

    李花朝大喝一声,一脚踹飞警察。

    “吼!”警察受此重击,翻身站起怒视着面前的男人,他的脑海之中已然没有理智,身体被愤怒和本能驱使着向前进攻。

    然而突然间,他的眼前就变得一片漆黑,然后他便扑倒在地上,身上的黑烟飞速地消散。

    李花朝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用脚尖戳两下地上的警察,见他真的无力反抗才放下心来。

    “幸好,幸好一下子就晕了。”他呼出一口气来。

    说起来,他还是挺担心和警察这种诡异的怪物为敌的,特别是刚刚那个黑烟状态。

    但他也有不得不出手的理由。

    因为这是虞良说的。

    李花朝大概也能猜到虞良这么做的原因。

    若是真的吃下了“肉”,警察也就真的不能称之为“人”了,那根人性的线会彻底崩断。

    第一次越过底线之后,接下来就会更频繁地越过底线,然后无限地拉低下限,变成肉海那样的怪物。

    于情于理,虞良都不会让警察变成那样的怪物,即便警察只是镜中世界的一个虚拟人物。

    【已触发支线怪谈“七宗罪”】

    【怪谈内容:观测罪之权柄】

    【备注:迷雾生育怪物,七宗罪应运而生。】

    【当前观测进度:1/3】

    【基础怪谈进度完成后,每次新的观测都追加新的奖励】

    嗯?

    虞良注意到自己页面中一口气跳出了数个提示框,他迅速看下来,抓取其中的关键信息。

    观测七宗罪的罪之权柄?

    指的是警察刚刚使用的黑烟?

    他是在看见警察使用黑烟之后才触发的任务,所以权柄指的应该是黑烟而非警枪。

    这个任务的基础进度是完成三次观测,而之后每次新的观测都会附加更多的奖励。

    也就是说,第四五六七次的奖励会更加好咯?

    “我……我怎么了?”警察从地上翻过身坐起来,他想要站起来,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

    “没怎么,刚刚你变得更加愤怒,然后杀死了那三个恐怖分子。”李花朝回应道,“不过为此你也透支了自己的体力,所以现在没什么力气。”

    “我知道了。”警察点点头,他对于和持斧壮汉的交手还是有记忆的,只是后面越加愤怒之后就完全记不得了,他抬头看向李花朝,“有什么喝的吗?”

    “嗯。”李花朝点点头,将手中的水桶递给他,“如果不介意的话。”

    警察接过水桶,往里面一看,一股刺鼻的汽油味顺着鼻腔直往脑门冲,他一下子退还回去,“算了,会避难所再说。”

    “你受伤没,严重吗?”李花朝将他扶起来,好心问道。

    “呃。”警察认真地想了想,回复道,“我身上的伤基本全是你用那把刀刺出来的。”

    李花朝:“……”

    “哈哈,抱歉,这把餐刀是我祖上传下来的。”李花朝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它的能力很强,甚至可以对抗怪物,只不过需要用怪物的血来作为养料。”

    “你是说它们有对抗怪物的能力?”警察很轻易地就相信了,因为他能看出李花朝并非是灰气中诞生的怪物,而他的世界观之中,正常的人类绝不可能打得过那些壮汉,那么这两把其貌不扬的餐刀另有神通也是正常的,就像他的手枪一样。

    “嗯。”李花朝肯定地点点头。

    “不过它们要激活能力对抗怪物就要怪物身上的血,可是正常情况下没有激活能力,怎么能砍伤怪物得到血?”警察微微皱眉,他看着李花朝手上那两把银亮亮的餐刀,还是有些不解。

    “所以这就是你出生的意义了。”李花朝面色严肃。

    警察:“……”

    总觉得这家伙怎么突然就变得有点欠收拾。

    “对了。”李花朝将水桶里的汽油泼到剩下那三具尸体上,然后点燃他们,直至看见这些人完全被焚烧殆尽才放心一些。

    他找了个棍子将尸体焚烧的遗留物打散,东一块西一块地撇开。

    “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很熟练的样子,你以前是干什么的?”警察看着李花朝这番操作,心中不免生出怀疑来。

    “哦,我以前是个江湖骗子,就是被你们抓的那种。”李花朝随口胡诌,“走吧,我们先回仓库,我弟弟还在那儿呢。”

    “好。”警察点点头,现在他也回想起自己的职责了,仓库里也只有他能服众,他必须安排好这些民众,等待上级的救援。

    “喂,你现在还能使用刚刚那种黑烟吗?”李花朝拍了拍警察的肩膀,然后指指那把枪。

    “黑烟?什么黑烟?”警察面露诧异,似乎是完全听不懂李花朝在说什么。

    “好吧,看起来你忘了,那就算了。”李花朝耸耸肩,不再和警察多说,不过他还是在心底询问着虞良。

    李花朝:“你说暴怒和黑烟有什么关系?应该也有一些典故在里面吧?”

    这话也提醒了虞良,要是能找到其中引用的经典,说不定可以猜出守财鬼和那个肉海的权柄到底是什么。

    暴怒……

    黑烟……

    七宗罪……

    圣经的话,虞良肯定是没有什么了解的,所以他只能联想到另外一部作品里提到过的一句话。

    【暴怒,戒之在怒,黑烟罚之。】

    这是《神曲》中的一句话。

    暴怒也怒为戒,所以用黑烟来惩罚。

    不过这也让虞良感到奇怪,黑烟并非是“暴怒”的权柄,而是用来惩罚“暴怒”的工具,怎么到警察身上反而变成了这样?

    难道警察是暴怒之罪的管理者,说谁犯了暴怒之罪就可以用那种黑烟来惩罚谁?

    算了,这不关键,至少它们确实联系上了。

    如果这一通猜测是真的话,那么其他六宗罪的权柄也就可以一并猜出来了。

    【傲慢,戒之在骄,负重罚之。】

    【嫉妒,戒之在妒,缝眼罚之。】

    【暴食,戒之在馐,饥饿罚之。】

    【怠惰,戒之在惰,奔跑罚之。】

    【贪婪,戒之在贪,伏卧罚之。】

    【**,戒之在色,火焰罚之。】

    虞良将猜测同李花朝说清楚,提前说出来也能让李花朝在遇上他们的时候心里有个防范。

    不过李花朝却是摸着下巴思索道:“其他都挺正常,唯独我们家守财鬼的权柄……为什么是做俯卧撑啊?这和贪婪有什么联系吗?强制让别人做俯卧撑……啧啧,真奇怪。”

    “当然不是俯卧撑,应该只是让人伏卧在地上。”虞良对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没有什么研究,他心中也只是隐隐有猜测。

    “比如这样吗?”李花朝眼睛一亮,“跪下!含住朕……”

    “闭嘴。”虞良立刻打断他接下来的话语。

    “哦。”李花朝应了一声,然后就想到了守财鬼。

    不行,必须让守财鬼试试看,这权柄可比警察的黑烟有趣多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